Caelum

💙❤️💚💛💜
あなたと紡いでゆく季節は眩しく光満ちて

【新葵】矢车菊先生

好一一一久不见,真的很久了……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qwq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 距离皋月葵搬到这间租屋已经过了三天了,在处理好大学入学的各种事项后,终于能空出时间整理屋子。
        位于二楼的租屋尽管出行方便但在风景观赏上仍稍逊一筹,拉开卧室的窗帘也只能看到对面的小花店与其他店铺。
        “开在这种地方…花真的能卖出去吗?”葵心存疑惑,打量起这间小花店。深褐色的门上挂着一束矢车菊,用米黄的缎带很好地绑着。透过旁边的玻璃窗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,似乎在为店里的鲜花喷上水。仔细一看,在玻璃窗的角落还印着几个草莓的图案。“为什么花店的玻璃窗会印着草莓啊?”葵内心的疑惑更多了。正当葵要转身离开窗前时,那人停下了手里的喷壶,抬头望向对面那个逐渐消失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,葵发现每天清晨当他拉开卧室的窗帘时,对面的花店也正好开门。那天那个忙碌的身影出现在花店门口,他摆弄着一束新鲜的矢车菊,小心翼翼地将它挂在门上。清晨的微风将他服帖在耳侧的黑发吹起,在他转过身的一瞬间,葵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止了,那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黑发少年站在晨光中朝他微笑。葵第一次觉得早晨可以如此安静,静得像是被剪断线路的电话一般。等到葵想向他挥手时,那人早已转身进入花店里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早晨这一场“意外”,葵发现自己再不出门就将在开学第一天光荣迟到了。急忙收拾好东西冲下楼,拜访花店的计划也被搁置一旁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葵怎么想也想不到在他放学回来时租屋的门框上倚放着一束矢车菊,水色的缎带绑在茎上,末了还绑了一个蝴蝶结。蓝色的花瓣上沾着晶莹的水珠,想必是受到了那人静心的照料。葵拾起花束,走下楼来到对面的花店门口,门上挂了一天的矢车菊有些蔫了。葵打开这扇深褐色的门,吱呀的声响使店里的人抬起了头。是他,那个黑发的少年,他是这里的店长吗?
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您需要什么鲜花?”黑发的少年有些低沉的声音让葵有些出乎意料。明明是公式化的句子但经由他之口却变得更富有亲和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我只是想问一下这束矢车菊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束花是卯月新先生送给您的。”在葵还没说完时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,说完他露出了和那天一样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那他为什么要送我矢车菊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矢车菊喜欢蓝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葵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,向店长道谢离开后仍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,以至于忘记询问卯月新究竟是谁这一重要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租屋后,葵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个可以当做花瓶的玻璃容器。装好清水后将那束矢车菊插在瓶中摆放在了自己的书桌上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花店的鲜花随着时日更替。不变的唯有那扇深褐色门上挂着的、对面二楼门框上倚着的矢车菊。每天的第一面总是在清晨葵拉开窗帘、店长挂上矢车菊花束的时候。一个朝他微笑,一个向他挥手。楼下的那位偶尔会指着二楼那位睡乱的头发笑出声,然后在对方觉得十分羞耻匆忙离开窗前的时候走近店里。他知道了他的名字一一皋月葵,而他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一直称他为“矢车菊先生”,在被问到为什么时笑而不语。
        在葵放春假回来时,是个阴雨天,风并不寒冷但多少有些猛烈。他发现今天的花店没有开门,急忙扔下行李拿起伞,跑到周围的店铺询问花店店长的行踪。
        当葵找到新的时候,他正靠着围栏拍掉身上的泥土。花圃中的矢车菊并没有被风雨所摧毁,倒是矢车菊先生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   …… “花店店长?啊,抱歉,我不知道卯月先生去了哪里,不过你可以问问旁边礼品店的店长,她应该会知道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是想问卯月先生的事吗,新的话,在这种天气应该是去了花圃吧。他总是很宝贝他的矢车菊,现在应该在做防护措施吧。花圃就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葵有很多问题想问矢车菊先生,有很多话想对他说。每天早晨看到他的微笑时的喜悦,每次放学回来都能收到鲜艳的矢车菊时的感激,放春假回家时见不到他的寂寞之情,当他看见花店关门时的惊慌……他有很多很多的事想告诉矢车菊先生,向他诉说自己的内心。
        平复刚刚因奔跑而被打乱的呼吸,葵默默地走到新身旁,将透明伞移到他的头顶。
        矢车菊先生想,他的蓝天回来了。

END.

         葵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啊💙
         突然想写相互在意却不善言辞的新葵所以就有了这篇文,感谢你看到这儿ww

评论
热度(28)

© Caelum | Powered by LOFTER